设置

关灯

第19章 爱猫的熊少女5

热书推荐: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 

    刘思宽心急火燎的掐断与羊晓萍的通话,又发了条微信给顾盼:“我立刻过来!”
    顾盼:“……”私活确实挺不好接的哈!
    羊晓萍收起电话,没忍住又数落起侄女:“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?”
    羊宗敏不服气:“我哪里不让人省心?”
    羊晓萍给气乐了:“大半夜的到处乱跑,叫省心?”
    羊宗敏理直气壮的回答:“我没有乱跑!我不是在顾姐姐家里吗?她又不是外人!”
    顾盼震惊了,等下!什么叫不是外人?熊孩子你乱攀亲戚真的好吗?
    羊晓萍却被噎了个够呛。羊宗敏笃定的语气,让她刚才被压下去的疑虑又浮上了心头。现在的年轻人,有事不大愿意跟长辈们说,所以同辈往往是消息最快的。假如顾盼真的是刘思宽的女朋友,那小姑子来表嫂家过夜,确实没毛病啊!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顾盼真的是刘思宽的女朋友吗?羊晓萍的眼神不自觉的再次看向了顾盼。
    顾盼不动如山。从业三年,什么奇葩的客户没见过?只要不被人误会成小三,在她家门口撒泼打滚搞事,剩下的都是浮云。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僵持住了。这时候,楼道里照进来了一束光,紧接着响起了个男人的声音:“你们家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几个人齐齐回头,是个穿制服的保安。顾盼隔着楼道,冲保安笑了笑:“没事,家里来了人,说话忘记关门了。不好意思。”说着,为了避免保安起疑,顺手关上了门。
    人都进来了,不好不招待。顾盼请羊晓萍夫妻在小饭桌边坐下,转身去厨房里倒了两杯茶,又洗了些水果,放在了桌上。
    红茶包泡出来的茶,对爱喝茶的岭东人是喝不惯的。小姨父陈耀荣只喝了一口,就放下了。看了看屋内的陈设,干净整洁精致;桌上的茶杯,釉色清亮、造型古朴、品味不俗。心里觉得刘思宽眼光不错,因此和颜悦色的问:“还没请教小姐贵姓?”
    “免贵姓顾。”顾盼的餐桌是两人位的,容不下第三人,于是她斜靠在墙上,微笑着回答,“我叫顾盼,你们可以叫我盼盼。我是个家居设计师,如果二位有装修的意愿,或者有朋友要装修,欢迎来找我。”说着,不知从哪里摸出张名片,递到了陈耀荣面前,一副标准的推销人员的嘴脸。
    陈耀荣饶有兴致的接过名片,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研究起来。
    这是顾盼今晚第二次提及工作,看似礼貌,却透着股疏离。羊晓萍皱着眉,她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。
    陈耀荣记下了顾盼的工作单位,把名片放进了自己上衣口袋里,笑眯眯的点头:“怪不得顾小姐家里这么漂亮,有机会一定请顾小姐出手,给我们家收拾收拾。冒昧问一句,房子是你自己买的吗?”
    顾盼微笑:“是的。我家境贫寒,父母给不了什么帮助,只好买个小套间,见笑。”
    陈耀荣继续问:“听口音,顾小姐不像本地人?”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荆南人。先生耳朵真灵,我在花城呆了7年,每次回荆南,家里人都说我带岭东口音,没想到先生一听就听出来了。”
    陈耀荣笑着客套:“是看出来的,荆南女仔更靓啦。”
    羊晓萍的眉头皱的更紧了,外省来的打工妹,不太配啊。尤其是荆南的女仔,太凶了!阿宽到底怎么想的?
    羊宗敏听的暗叫不好,她不明白顾盼为什么轻易掀自己的老底。她这个身份,家里势利眼的长辈会反对的呀!可是以她捉急的智商,实在想不出什么化解的方法,只好偷偷给刘思宽发短信:“宽哥,你快来!三姑在顾姐姐家查户口!”
    刘思宽正开车,没看见微信,更不可能回了。羊宗敏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打电话通风报信,硬是在空调房里急出了一脑门的汗。
    陈耀荣得到了关键信息,不再追问,以免引人不悦。他对顾盼礼貌的笑笑:“家里孩子不懂事,给顾小姐添麻烦了。时间不早,我们先告辞。对了,我姓陈,是敏敏的姑父,不是外人,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
    顾盼笑意加深了三分:“天太晚,不留你们了,慢走。”
    羊宗敏立刻从地毯上跳起:“不麻烦姑父了,我今晚在顾姐姐家睡!”开玩笑,她才不要去姑姑家,为什么今晚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她都是懵逼的。虽然羊晓萍经常打电话监督她,可是只要确认她安全,一般不会多管。今晚顾盼怎么就让姑姑来接她了呢?
    最恐怖的是,她预感顾盼会跟刘思宽吵架!
    羊宗敏脑袋没有二两重,恋爱经验倒是一箩筐。像上回她半夜打扰,虽然害的顾盼没得休息、还把客厅拆了,但她感觉问题不大。今天晚上,看起来风平浪静,可这特么是标准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啊!羊宗敏越脑补越想死,退回角落里,怂成了一团。
    羊晓萍瞪着侄女,咬牙切齿:“你嫌自己添的麻烦不够多?快跟我回去!”
    羊宗敏赶紧向顾盼求助:“顾姐姐,我喜欢你这里,你让我住一晚好不好?”
    顾盼无情的打破了羊宗敏的幻想:“我明天早9点上班,实在不方便招待你,抱歉。”
    羊宗敏快哭了,她不想听姑姑的唠叨啊啊啊!何况她肯定会被审问关于顾盼的事。但她其实半点不了解顾盼,所以八成得被姑姑当成故意隐瞒,那酸爽,想想都绝望好吗!
    顾盼不耐烦了,她知道刘思宽正往她家赶,如果她不速战速决,很可能会在她狭窄的客厅里上演伦理大戏。她有毛病才提供这个舞台。于是挂上了诚恳的笑:“小妹妹下次再来玩吧,不过要先打我电话,免得我在加班,你白跑一趟。”言外之意,你们可以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