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:\wwwroot\www.duaixs.net\wap\chapter.php:5:null
第4章 遗落的衣服1是叫我设计师最新更新章节-TXT全集下载-爱读小说网手机阅读

设置

关灯

第4章 遗落的衣服1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顾盼还没说话,曹海良的耳朵已经竖起,警惕的盯着刘思宽,心想:妈的,现在挖人的手段已经使到美男计了吗?
    刘思宽浑然不觉,微笑着问:“你们晓意的客户不能指定设计师?”
    顾盼回过神来,递出了自己的名片,职业性的问:“请问先生住哪个小区呢?是想全屋定制,还是想单独做几个家具?”
    刘思宽正要说话,忽然电话响起。他接起电话,喂了一声后,脸色开始变的不好。没几分钟,他沉声说:“我知道了,马上回公司。回见。”说毕,抱歉的对顾盼笑笑,“工作上有点小麻烦,下次电话约你。”
    顾盼善解人意的说:“先生您忙,我电话24小时开机,您可以随时来电。”
    刘思宽点点头,把手机踹进兜里,飞快的跑了。完全忘记了,他今天是来买衣服的,而衣服,还躺在晓意的沙发上。
    顾盼把周放拽进办公室,没好气的问:“今天什么情况?你怎么让客人在门店里吵了起来?不知道了还当我们的产品出了问题!”
    周放大呼冤枉:“房间分配是王先生直接指定的,我还劝过他来着,他不肯。我想着小女孩怪可怜的,特意给做了高低床,床下放了个两米长的大衣柜,方便她以后放衣服。谁知道小女孩看到自己住朝北的那间小屋,设计都不肯看,直接闹了起来。他们自己家的矛盾,关我什么事啊!”
    顾盼气的卷起个纸筒,直往周放脑袋上拍:“要不是老板指定我带你,我简直懒的理你个榆木脑袋。入职第一天,我怎么跟你说的?需求!需求!需求!你光记得问王先生,问过王小姐了吗?”
    周放耿直的说:“可是王小姐又不是掏钱的那个。”
    顾盼咬着后槽牙说:“她是可以给你生意搅黄的那个!”
    周放顿时怂了,蔫头巴脑的说:“盼盼姐,我这个月一单都没接着……”
    顾盼翻个白眼:“放心,不会让你白忙,回头我会写申请,这单算我们两个的。”
    周放眼睛一亮:“真的!?”
    顾盼呵呵:“我解决的关键问题,我7你3!”
    周放的欢呼戛然而止。晓意的提成按难度分为四档,分别是销售额的0.2%,0.15%,0.1%,0.05%,听着好像跟普通的销售提成差不多,但实际上成交一单平均只有3万块。诸如王先生家的情况,属于户型方正,难度最低的那种,也就是说只有0.05%的提成,即150块。被顾盼拿走了7成之后,仅剩下45块。可他真不好说什么,顾盼被她害的休息泡汤,没揍他都不错了。
    顾盼揉着发胀的太阳穴,语重心长的说:“凡事得多想,想好了再做,宁可慢点都没关系。哪怕走个过场呢,该收集的资料不能漏。王先生家的够简单了,你都做的七零八落,我之后怎么敢把其它的设计交给你?你一个月3000块的基本工资够干什么的?将来找不找女朋友?买不买房?”
    周放垂头丧气的说:“知道了。对了,盼盼姐,你是怎么摆平王家小姑娘的?”
    顾盼想了想,说:“面对客户的时候,得学会听音辨位,了解他的真实诉求。王晗想要公平,想要在同学中有面子,至于设计成什么样,她不在乎。”
    周放郁闷的说:“没法公平。如果朝北的那间9平米,朝南的那间6平米,还能糊弄过去。可是朝北那件,真的条件太差了。”
    “所以就要把朝南的那间在软装上降级。”顾盼看着周放,“王先生不会反对表面上的公平。”
    周放一脸茫然: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“给儿子最好的,但不介意给女儿些许甜头。”顾盼的声线没了之前的明亮,“儿子穷养女儿富养这句话,有时候,只是家长为了彰显政治正确,显得自己有修养,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上等人而已。”
    跳脱的周放依然没懂,顾盼却没有再解释。懂的人自然懂,不懂的人说破了嘴皮子,照样不懂。老板白晓东让她带周放,她就认真带。可是周放能在这行做几天,却是未知数。周放叫她盼盼姐,只是职场的礼貌,她当然不会真把周放当弟弟。抓着人重复强调了几点关键要素,就把人放走了。
    坐回位置上的顾盼,疲倦的闭目养神。独自在大城市打拼,其中艰辛不为外人道。尤其是她怀揣着做出番事业的野心,比别人更敢打敢拼。工作过多、思虑过重,造成她睡眠质量奇差。今早被人从梦乡中惊醒,心情是很糟糕的。尽管她自带工作狂的光环,但有时候也想好好休息一两天。最近连轴转的日子,让她有些不堪重负了。
    顾盼小眯了半个钟,恢复了些许精神,重新启动了软件。既来之则安之。已经被耽误了半天,索性梳理下手头的活计。
    时代在剧烈的变化,三年一代沟的笑谈背后,是人们快速迭代的需求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有房子即幸福。户型通风统统是浮云。那时候各单位自行盖房,基本没有统筹设计,三拍政策下的房子群魔乱舞,奇葩程度直接上升到了只有后人想不到,没有当年盖不出的高度。
    然而那些看似被时代抛弃的老破小,却是当年的时代弄潮儿。比起平房,楼房代表了干净、整洁、电灯与自来水,更有些有条件的单位,做了相当不错的绿化。之后城市以各个单位为中心扩张,造就了老破小在光鲜亮丽的大都市里,独树一帜的超然地位。
    比如说它们通常关联了名校的学位;又比如说,因建设的早,有着逆天的公共交通资源。
    至于市中心的新房,那当然更好。房屋敞亮,且设计充满了人文关怀,同时交通学位甚至超越了老破小,可是,普通的老百姓买的起么?于是苦逼的年轻人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市中心的老破小,要么在那遥远的地方买套不错的新居。二者孰优孰劣,端看个人选择。
    当然,花城作为一个没有尊严的一线城市,打工仔们还有得选,大不了楼房外观破点,面积小点,户型要命了点,再不济买个单间凑活,总归有个落脚落户的地方。其余的几个大城市,能在市中心安安生生租个两房一厅都快成奢望了。
    但,也正是因为海量的奇葩老破小,催生出的全屋家居定制,让有着绝佳空间想象能力的顾盼一展长才,在仅仅毕业两年半的时候,买下了属于自己的老破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