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:\wwwroot\www.duaixs.net\wap\chapter.php:5:null
第1章 第一章是星际饲养员最新更新章节-TXT全集下载-爱读小说网手机阅读

设置

关灯

第1章 第一章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雨后,阴云在清风的吹拂下悄悄散尽,晨光微熹,天际露出鱼肚的白。
    当第一束阳光照进绿意融融的丛林,一下子,静谧了一整晚的丛林便苏醒了。
    还沾着雨珠的树叶在微风中发出簌簌轻响,鸟儿蹦跳出巢婉转鸣叫。积了厚厚一层树叶的地面,经过昨夜那场大雨,都吸饱了水。就像软软的富有弹性的海绵,轻轻一踩便会陷下去,还会有汁水源源不绝的溢出来。这可吓坏了那些初次独自外出捕猎的小兽们,甩着小爪子退回巢里还算是好的,惊得一声尖啸四处乱窜那才叫精彩。
    在这片丛林的一角,一棵毫不起眼但枝叶繁茂的大树深褐色斑驳的主干上,回旋盘绕的寄生藤,经过整夜雨水的滋润,舒展开了簇簇花苞。雪白色羸弱的四片花瓣中间隐藏着金色犹如蝴蝶触角一般的花蕊,花朵随风轻轻摇曳,馥郁的芳香就像是某种信号,迅速在丛林里蔓延。
    循香而来的各种生物不在少数,但其中尤以两只远远飞来的长尾雀最为惹眼。
    一边快速地在交错的树枝间穿梭,一边却还不忘叽叽喳喳的吵嘴打闹。清越细碎的鸟鸣声就这样徜徉了一路……
    不知名的小虫子们可不管两只长尾雀的恩怨,只蜂拥着埋进花骨朵,迫不及待地汲取最鲜美的花蜜。
    两只长尾雀在寄生藤上方的树枝上落定,羽翅舒展又收起,黑色小豆子似的眼珠盯着雪白的花骨朵,像是在斟酌着什么。
    须臾,婉转的鸟鸣声停了,两只长尾雀翘了翘身后的长尾,显然它们已经瞄准了目标,现在准备行动了。
    却在这时,被晨光抚照得悉悉索索热闹起来的丛林,蓦地一静。
    鸟类独有的生物雷达让两只长尾雀在一瞬间终止了它们的捕食计划,灵活的头颈左右转动了几下后,最终,具是不约而同的把视线定格在了高空。
    可以看到,原本雨后碧蓝如洗的天际,突兀地冒出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小点。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些倒映在两只长尾雀眼中的不明黑点变得越来越大……
    ==
    天空中,自万米高空急速下坠所带来的强劲寒风凛冽似刀,生剐着每一寸luo露在外的皮肤。
    昏昏沉沉的凌音,就是在这等酷刑的磋磨下清醒过来的。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得选的话,凌音宁可自己继续昏着。毕竟这清醒的代价不可谓不惨烈!
    自脸部传来整张脸皮近似被割裂开来的剧痛,还有那让人无法忽略的强烈失重感,随着凌音意识的复苏,接踵而至。
    “唔。”
    凌音不适地shen吟了一声。
    她干皴黏连在一起的唇瓣因此出现了一条细缝。
    顷刻间,周遭的强风就好比那环伺已久不得而入的凶兽,扒着凌音的唇瓣,叫嚣着,撕扯着,左突右冲地往里窜。
    脆弱的口腔黏膜被搜刮肆掠,很快便失去了它最后最珍贵的水分,干燥荒芜得一如戈壁。
    凌音在感觉到风灌入口腔的瞬间就后悔了,她立刻尝试着重新闭合上唇瓣,却哪有那么容易。
    脸部的肌肉早已被风吹得麻木失去了控制,闭上唇瓣这个放在以往再简单不过的小动作,对于现如今的凌音而言,做起来却是难如登天。
    短短几秒钟而已,凌音的额上就泌出了冷汗,只是这些冷汗还未成片,就被风吹干了,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    冷风顺着喉管食道不断涌入脏腑,凌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都被冻住了,抽疼着不再跳动。
    在这场与风的角逐中,凌音似乎注定落败,本就体力不支的她,意识又开始恍惚了。
    她这是在哪里?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
    痛感彻底麻痹,意识弥留之际,凌音的思维出现短暂的清晰。
    记忆中的上一刻,明明还是她的潜伏任务失败,被B基地擒获扔进了丧尸群。
    甚至她身上的皮肉被丧尸啃噬撕咬的剧痛都还鲜明的存在着。
    她迎接过死亡的莅临,沉入过无尽的黑暗混沌。
    然后呢?
    她又睁开了眼。
    自死亡的混沌中苏醒了过来,身处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中。
    凌音现在的脑海中就像是被安上了一台老式默片放映机,它沙沙的运转着,所呈现出的画面却不够清晰,且时不时的还会遇上卡顿。
    那应该是一个囚牢,空间不大,陈设简陋,四周有着根根分明的铁栏。
    而凌音就被关在这样一个囚牢当中。
    脚步声自头顶上方传来,厚重的靴子踩踏在层层铁网上,发出阵阵嘎吱嘎吱令人牙酸又惶惑的哀鸣。
    靴子的主人恰恰在凌音的头顶上方驻足。
    一片晦暗中,靴子的主人——一个有着浑厚嗓门看不清面目的男人,嗤笑一声道:“渣滓们,你们的机会来了!”
    他大声发问:“想要离开这里吗?”
    ——想!
    又问:“想要继续活下去吗?”
    ——想!
    “……那就用你们的脑袋瓜好好想想一颗荒星的价值吧!”
    “……渣滓们,记住了,你们只有一年的时间。”
    脑海中的老式默片放映机运转到这里,停下了。仿佛醒悟到什么的凌音,整个人猛地抽搐了一下。
    她死了,但又活过来了!
    这个惊人的发现犹如巨潮,翻涌着席卷过凌音的意识海,冲散了那朵漂浮在意识海之上即将笼罩下来的黑云。
    风剐之痛再度袭来,却变得微不足道。
    意志的振奋续上了凌音不足的体力,让她终于把两瓣干裂的嘴唇重新紧闭。
    没有了冷风的灌入,恢复正常搏动的心脏,一下一下将温热的血液输送至四肢百骸。
    凌音的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好,她本能的想要动动发僵的手脚。这一动之下,她才恍然惊觉,自己整个人都被绑得结结实实,双手被绑缚着在胸前交叉,双腿也被笔直得固定在一起,不难想象她此时的模样大概就如木乃伊一般。
    一具自万米高空直坠而下的木乃伊!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残酷认知,就像一把沾血的利刃,直直捅进凌音的胸腔,一下便刺破了那颗刚刚升起的名为死而复生的美好气泡。
    木木的大脑在这一刻给出的第一个反应是,不能坐以待毙。
    但是,她该怎么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