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006 了不起的六弟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


        林楚半眯着眼眸:“我以为,我说的已经很清楚。”         婉言低头:“您要继承祖产,也该是继承咱们天域。林家再富贵跟咱们天域比起来,只能算个屁!”         林楚沉默半晌,幽幽叹气:“你不懂。这里……有我母亲的影子!”         婉言再不曾开口,悄无声息离开祖宅。         天域,是整个天下最为神秘的组织!         它不属于西楚,东唐,北漠和南疆的任何一方势力。明明是个江湖流派,却成了各国皇室都想要争相拉拢的对象。         数百年来,各国明里暗里的探子前仆后起,却没有一个人能刺探出关于天域一星半点的秘密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,就是天域尊主唯一的义子,天域未来的主人!         林楚眼底生出几分阑珊的凉。         她从出生就没有爹,在村里被人各种被欺负。若不是三岁时被人打破了头一命呜呼,也轮不到她个异世幽魂占据了这身体的主导权。 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娘死了,义父出现,她成了天域少主。         这么些年,林家对她不管不问。总得给娘一个交代!         婉言的办事效率一贯令林楚满意,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将宋氏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。         林氏嫡裔三房,皆是从宋老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。然而,宋老太太最宠爱的儿子却是做了族长的林老三,也就是林茉云的爹。         林首辅叱咤风云,受万民敬仰,却悲催的遭到自己老娘的厌恶。         在宋老太太心里,光芒万丈的长子不是她的骄傲,反倒成了遮挡幼子风光的绊脚石。明里暗里,没少给林首辅下绊子,甚至抢了长子原本该得的族长之位。         林首辅孝顺,从不与自己老娘幼帝计较。撕破脸的原因,是因为林止。         林首辅一辈子不曾娶亲,某一日忽然领回了五岁的林止,说是自己儿子。         大约是厌屋及乌,宋老太太连带着与林首辅相关的人事都看不上眼。当他领了林止回府的时候,老太太可劲的做,甚至以死相逼,阻挠林止认祖归宗。         哪知林首辅在这事上毫不退让妥协,连夜命人将她给送回了夔州老宅,只要他不点头,宋老太太这一辈子再别想回京城去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微勾了唇角,眼底笑容里生出一抹玩味的冷。将手中的情报付之一炬,躺在床榻上闭目养神。         难怪宋老太太会亲自处决红菱,只怕今日林茉云的一番作为里没少了她的功劳。         不过,林首辅居然肯为了儿子如此顶撞母亲,还真是叫人意外。既然如此在意林止,又为何让这世间多了个她?         暮色四合时候,林长夕来敲门。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林楚双臂环胸,斜倚在门框上。一双眼眸淡而冷,浑身散发着刚刚沐浴后清新的香。         林长夕盯着眼前邪冷的少年微勾了唇角,桃花眼里尽是潋滟的兴味:“六弟,我为了你的事情奔波劳碌了一个下午。你对四哥这个态度,可也太叫人伤心了。”         林楚眸色微闪:“哦?”         “祖母不再反对你认祖归宗,还将三妹禁了足。你回到上京之前,都不会再瞧见她在你眼前蹦跶。惊不惊喜?”林长夕挑眉,一矮身自林楚与门框的缝隙中擦过。最后几个字成了懒洋洋的含混音节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回身,便瞧见他毫无形象歪在屋中的美人靠上。单手托着腮,朝她眨眼。眼底一片璀璨流光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吸口气,林长夕这一张好皮相是真真的……妖孽!         “六弟。”林长夕笑吟吟朝林楚勾手指:“你过来,跟四哥说句好听的。四哥再给你个惊喜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呵。”林楚耸肩:“若是没有别的事情,我想睡觉。”         她微侧着身躯,脸上的疏离就差没将你很碍事说出口。 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个小没良心。”林长夕噘嘴,仿若受了极大委屈:“我自问比老大那个闷木头强百倍,你怎么就只对他那么好?说到底你们也不是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,他从小就一肚子坏水,可没有四哥我和善可亲。”         林楚挑眉,眸色豁然冷了几分。这是要……挑拨她与大房各人之间的关系? 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不跟你废话。”许是觉出林楚眉目中的变化,林长夕坐直了身子。神色中的不羁消散于无形:“礼亲王在夔州城外的山路中遇袭,留在灵郡驿馆疗伤。老大被调去保护礼亲王暂时回不来,他让我尽快护送你与他会和,连夜进京去。”         林楚眸色微闪。         林止不入仕,是个生意人。即便生意做的如日中天,始终也只是个商人。商人的地位在西楚处于底层,能被派去保护当朝亲王?         然而,林楚并不打算探究其中隐藏的辛密。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?” 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林楚点头:“你去前院稍等一会,我换件衣裳就走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         林长夕果断起身出门。临到门口却骤然扭头,拿一双桃花眼笑吟吟打量着林楚:“六弟,你就真不打算听一下我要送你的惊喜是什么?”         嘭!         回答他的是大力撞上的屋门。林长夕摸一摸再度幸免于难的鼻子,勾唇摇头:“没有好奇心的孩子还真是……无趣呢!”         车马早就准备停当,林楚出来的时候,林长夕早已上了马。车队里,果然不曾瞧见林茉云。         暮色如金,马似雪白,一人红衣似火,神采飞扬。引得夔州府大道上的女子频频张望。林长夕唇畔含笑,眉目中皆是一派自在风流。越发惹的女子们放声尖叫,将鲜花瓜果不要钱一般往他所在的车马处掷来。         盯着从车窗缝隙里掉了满地的瓜果,林楚颇觉得有些无语。好歹是个世家公子,这么招蜂引蝶真的……没有问题?         “六弟,跟四哥一起走,风光不?”         马车外,林长夕笑声朗朗,颇为得意。林楚呵一声,闭目养神,不想跟他说话。         出城之后,世界终于安静了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微合着眼眸,在马车上下颠簸中昏昏欲睡。寂静中忽听咣当一声,整个车尾毫无征兆掀起。将她身躯狠狠砸向车门,耳边厮杀声顿起。         林楚神色一凛,眼底划过微冷细碎星芒。细长手指攥住车帘正欲扯下。         哪里想到忽听马匹一声嘶鸣,马车蓦地调转方向,死命狂奔而去。   /75/75280/41157908.html 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