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二十章 心凉

        “甚好,夫人还为末将添了个后,只是时间太过仓促,未能等孩子降生。”吕布点点头,有些遗憾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再给你披上一些时日,你保这北地百姓太平,总不能连儿子出生都不在身边。”燕长空朗声笑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还未必是男丁。”吕布摇头笑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吕家多些如你这般的好儿郎,将来何惧那胡骑侵我大乾?”燕长空爽朗的笑声在营中回荡,很多人都羡慕吕布能得燕长空赏识,但唯有之前跟吕布说那些话的副将,默默拉开与吕布的关系。 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燕长空之女嫁给了北地望族,倒也算得上门当户对,吕布依旧十年如一日般守卫边疆,但似乎已经升迁到了极限,接下来,整整十年,吕布虽然屡立战功,但得到的也都是些钱粮财物的赏赐,再未能被提升。 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去问燕长空,得到的回答永远是你还年轻,还有机会,先让其他人上。         一次两次,吕布忍了,但十次八次都是如此,看着明明能力远不及自己的人,甚至包括当初那个副将都跟自己齐平了,但自己的位置却十年未动,这让吕布心中的怨气逐渐积累,表现出来的,那就是懈怠,很懈怠。         以往忘我杀敌,如今却是冷漠的看着胡骑南下,没有命令绝对不出兵,就算有了命令也是出工不出力的那种。         “吕布,你想干什么!?”接连十几次,眼看着胡骑越来越猖狂,甚至战死了好几个大将,吕布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燕长空终于忍不住了,第一次大发雷霆,在众将面前毫不留情的呵斥吕布:“徐正与你十年袍泽,你怎就忍心看他那般战死?”         吕布慵懒的抱着自己的方天画戟,淡淡的道:“将军啊,我以为他能做我上官,乃是有非常之能,才让朝廷将他提拔为大将,那个位置,若是布在,绝不需他人援助!” 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你是怪老夫十年未曾提拔与你,怀恨在心?”燕长空瞪眼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。”吕布耸了耸肩。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得很!”燕长空看着吕布,嘿然一笑道:“老夫一生征战数十载,这北关数十年都岿然不倒,就算没了你吕布,老夫还能不会打仗!?自今日起,你便为督粮官,前线作战,你便不用去了!”         “谢将军!”吕布抱拳一礼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         “唉~”         帐中一声长叹响起,吕布也不知道这是为何而叹,此刻的他,也不想知道。         胡族和大乾的战斗不会结束,就如同现实中匈奴、鲜卑虽然常被击败,但也不会放弃对大汉的劫掠一般,吕布前半生多半时间都是在草原上,很清楚这些胡人的习性,说到底,草原上养活不了那么多人,所以他们南下劫掠,就算将这一批杀绝了,还会有,总之边患是不可能彻底平息的,区别来源于草原上的胡人今年是否艰苦,若艰苦,就会南下,因为吃不饱甚至活不下去了,若不艰苦,会少些,但绝对不会停下来。         吕布做了押粮官之后,倒也没受什么苛责,平日里负责督运粮草,清算库存,然后看看什么时候补给,反正不能让前线将士饿着,有时候会跟供粮的郡府之间交涉,免得粮草出现危机,没了征战沙场的激情,吕布平日里也多了许多空闲时间。         长子已经十五了,不过在这个梦中世界,吕布可没什么好天赋可继承的,他的儿子跟他父亲一般,老实憨厚,但没有吕布那种野心。         因为吕布的关系,家境不错,还读了书,十五这年在县衙中有了个差事,二子同样没有吕布那份野心,但比长子机灵了一些,至于将来做什么,吕布没规划,他连自己将来要做什么都没想明白,至于儿子们,他夜没兴趣知道。         时光荏苒,不知不觉中,又是几个寒暑过去,吕布辞了督粮官的职务,领了个县尉的闲差回家陪伴妻儿,在妻子的支持下,又纳了两房妾,给他生了三儿一女,吕父乐的儿孙满堂,只是吕布自从战场上回来后,就很少笑过。 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过严肃的原因,在这县城里,也没几个朋友,年岁也一路到了四十,这一年,他爹死了,吕布很伤心,这种痛失至亲的感觉并不好。         没过一年,母亲也因为思念成疾过世了,长子已经二十五了,次子也有二十了,适应不了县城那种生活的吕布又建了一座吕庄,就在北山脚下,将家财全部换成了这边的田地,建了坞堡,庄中男子农忙时干活,农闲时被吕布操练,有时候胡骑来犯,只要敢到这里,吕布便会带着庄勇去打,虽然已经不再年轻,但手段却是越发老辣,渐渐地,这投奔吕庄的人越来越多,这一带也成了胡骑尽量不靠近的地方。         又是几年过去,孙子也开始筹备成婚了,吕布也已经到了五十,吕庄生活虽好,但总会不自觉的去怀念那段征战沙场的日子,每日勤练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练个什么劲儿,总是不练的话,感觉浑身难受。         五十岁生日的这一年,儿女们为吕布做寿。         “做这些有何用?胡乱花钱,能多打些箭簇来防身,我们这吕庄位置颇为关键,怎能懈怠!?”吕布扶着妻子坐下,一边骂骂咧咧的骂那几个败家子,他这后半生心血几乎都用在这座吕庄上。 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已经二十年未曾笑过了,如今他们也是希望能看夫君再笑笑。”妻子叹息一声,年轻时候因为吕布从军那段时间落下了一堆病根,最近越发严重了,没人搀扶都走不动。 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年……”吕布眼中闪过一抹追忆:“这日子……过得好快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爹,庄外来了一队士兵护送着一位妇人,说是要见爹。”幼子进来,对着吕布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作甚?我若要有女人,带回来便是,何须躲藏?”吕布见妻子目光不对,不满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是知晓,只是……怕是军中来人。”妻子叹息道。 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样?难不成让我这把年纪上战场?”吕布冷哼道:“你们先照顾你娘,我去看看!” 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   /61/61207/31788248.html 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