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一章:我怎么会害你呢

热书推荐: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 

    沈亦行面带焦急之色。
    自打夜宴散后,祖父第一时间回到帐子,便让兄长直接跪下。
    “祖父,山里寒气重,大哥身子原本就弱,若是受了风寒,还要惊动太医....有那些流言,大家怕是越发议论了,不如让大哥先起来吧。”
    “才出府第一日,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还有什么怕人议论的?”不听还好,一听沈首辅的怒火更旺。
    “这里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沈亦行只能劝跪上的兄长,“大哥,你快和祖父把事情解释清楚。刚刚在前面孔府二公子说撞到你与顾将军府的二姑娘私会,顾二在京都名声一向不好,与她有牵扯....”
    “别人欺负我,被二姑娘撞到,她出面帮我解围,又不嫌弃我,我不怕与她有牵扯。”
    “放肆。”啪的一声,沈首辅怒气之下将茶杯摔了出去。
    瓷器茶杯落在地上碎裂,裂片蹦起在沈少从手背上滑过,一刹间血就流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沈亦行大惊,大步上前,蹲下身子,“大哥何必一直与祖父倔强,顾二虽帮了大哥,可到底名声不好,祖父也是为了大哥着急,大哥...”
    沈少从将受伤的手直接抽、出来,“二弟,我只知道对方帮了我,如今外面有流言蜚语,也是我牵连到她。”
    “不必管他。”沈首辅目光落在流血的伤口上,又瞬间移开,“这次带你出来终是个错误。”
    沈首辅起身大步离开。
    “祖父...”
    沈亦行左右都劝不动,只能无助的站在原地。
    "兄长...起来吧,我帮兄长把伤口包上。"他低身扶人。
    沈少从甩开他,自己慢慢起身,“不必,我自己弄就好。”
    丢下话,人去了里间。
    双寿一脸愤愤,“公子,时辰不早,你也早些歇着吧。”
    虽不满大公子,却也不敢当面说出来。
    只能劝着公子不必去管。
    沈亦行道,“梧秋还让我帮她修弓,明日要用,我先过去看看,你留在这边听兄长吩咐。”
    双寿不满,却也不敢违背主子命令,只能送了主子出帐子。
    里间,沈少从看着已经凝固不再流血的手背,并没有去处理,双目盯着伤口,里面却没有焦距,在想着别的事情。
    整个大营地,外围有御林军把守,不间断巡逻。
    听到树林里有动静,一队御林军停下,大声喝道,“谁在那里?”
    李德宝气喘吁吁的走出来,身后还跟着两个护卫。
    这么滚圆的身材,京都也就一位。
    御林军立时见礼,“见过爵爷。”
    李德宝不理会,只招呼身后的护卫,“走。”
    三人大摇大摆的进了营帐区。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帐子,李德宝第一时间坐下,由着下人伺候换衣梳洗,一边吩咐,“去,今晚就想办法把这几条蛇扔进顾二的帐子。敢算计小爷,小爷非要让她尝尝小爷的厉害。”
    两护卫中间的袋子里,正是先前他们去林里挖出来冬眠的蛇。
    只是天气冷,蛇虽被挖出来了,却是动也不动两下。
    护卫们不敢耽误,借着夜色又出了帐子,往顾府的帐子摸去。
    两道身影避开巡逻侍卫,在顾府的营帐旁停下,观察左右无人,伸手将袋子里的蛇抓出,顺着帐子底部塞了进去。
    蛇是冬眠的动物,冬天被挖出来惊醒,本能的往热的地方钻。